当前位置: ---文化新闻----最新动态
别把素描看扁了
发布时间:2015/2/2 17:43:59点击次数:321次    
常要追求的东西。”

  相较于袁佐,范敏的解释似乎更趋理性:“速写能够表达艺术家当时对一种状态、对客观、对现实对象的感觉,但是说到触及内心深处,似乎略显"夸张"。我个人认为,能够触及艺术家内心的,并不在于他对某一种材料的钟爱,抑或是他掌握某一种技巧的能力。比如说中国画用水墨表现,就非常合适,西方艺术家可能对油彩、油画更为熟悉,表达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然而不可否认的依旧是速写的生动性,范敏举了这样的例子:“陈丹青最有名的作品是《西藏组画》,以写生般的直接和果断,描绘了藏民的日常生活片段。他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并没有用照片记录,而是画了很多很多的速写,所以通过速写记录下来的这些瞬间就显得非常自然。现在有一种现象,很多艺术家,包括国画、油画艺术家的创作方式,都是依靠照片,用相机记录以后再去创作。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摆脱不掉"假大空"的束缚,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摆拍"。”

  故而素描发展至今日,早该脱去其“捕捉形象”的功用,那些都应该是19世纪之前的事情了。19世纪之后,摄影技术诞生了,代替了素描捕捉形象的功能,但是素描没有死,依然存在,就像袁佐所说的:“它的功用在于体现人的本能,体现人的直觉,体现人的激情,体现人对于文化的判断。”

  是感性,更是理性

  有艺术家提出“素描更像是一个世界共通的语言”,这无疑把素描又抬高了一个等级,从“平庸”到“顶峰”,过山车般的刺激体验,会不会使素描的地位言过其实?

  就像素描自身所具备的理性一样,范敏让我们看待素描的态度更加端正:“素描不单单是感性的东西,它往往更具备理性的特征。”

  16世纪的文艺复兴,达·芬奇把透视和解剖引入到素描当中,至此,艺术也可以变得更加科学。无论如何渲染素描感性的一面,技巧、法度仍旧是它绕不开的话题。对此,袁佐解释道:“技巧是很重要的,即便是今天展览中的这些作品,艺术家们的手段、材料也都是极其讲究的。现实主义并不是素描唯一的技巧,从杜桑到毕加索、马蒂斯,再到如今活跃在画坛的艺术家们,他们对于技巧的熟练掌握都是无法比拟的。现代不等于"瞎涂",就像现在中国艺术教育中提倡抛弃古典石膏头像,改画一些铁丝、垃圾,这其实是很大的一个误区。画垃圾还不如去画石膏头像,因为它不能代表观念的改变。我认为现在所谓的新的素描,它的技巧并无简化,而是更加复杂化、多样化,对艺术家的要求也变得更高。”

  范敏的观点就更加直白:“任何画种都能表达艺术的现代性、艺术家的思考以及对社会的认知等,素描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而已。艺术家熟悉、钟爱某种形式、方法,那么无论是水墨、油画、雕塑还是素描都是无所谓的。”

  当谈及此次展览的中文名为何是“勇往直前”,袁佐这样回答:“带点幽默,带点革命性,又带点积极向上的意味。我想呈现的,是跨越年龄、跨越地域、跨越种族的集合,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感觉,所以选择了"勇往直前"作为展览的中文名字。我特别希望中国的艺术教育能够开始关注我们在过去五十年里所缺少的,真正关于艺术教育的探讨。在观念上、在艺术教学的概念上,我们需要具有创造力的发展,就像一个工具箱,让年轻人有所选择。在21世纪创造出更有意义的、更先进的视觉形象,中国艺术教育仍旧任重而道远。”
>>关闭<<     >>打印<<
友情链接:     
合作链接: